您當前的位置:檢測資訊 > 科研開發

包蟲病臨床診斷、檢測試劑及病原體相關游離DNA(cfDNA)簡介

嘉峪檢測網        2019-09-09 08:49

  一、包蟲病簡介

  包蟲病又名棘球蚴病,是一種古老的人畜共患性寄生蟲病,主要由人感染棘球絳蟲的幼蟲所致。該疾病分為囊型包蟲病和泡型包蟲病兩種,分別由細粒棘球蚴和多房棘球蚴感染引起。兩種絳蟲都必須在哺乳類動物體內寄生才能完成生活史,細粒棘球絳蟲的終末宿主一般為犬和狼;多房棘球絳蟲的終末宿主一般為狐貍、犬和狼。

  近年來,包蟲病呈全球性分布,我國包蟲病主要流行于西北牧區和半農半牧地區,其中以新疆、西藏、寧夏、甘肅、青海、內蒙古、四川7省最為嚴重。根據文獻報道,我國西部人群包蟲病的感染率為3.1%~ 31.5%,患病率為0.5%~5.0%,其中青藏高原部分地區人群患病率為5.0%~10.0%。據2010年原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防治包蟲病行動計劃(2010—2015)”,我國西部地區包蟲病平均患病率為1.08%,受威脅人口約為6600萬,每年造成直接經濟損失30億元。

  二、包蟲病診斷依據

  根據現行包蟲病診斷標準,包蟲病的臨床診斷要綜合考慮:流行病學史、臨床表現、影像學檢查、實驗室檢查及病原學檢查幾個方面。

  1.流行病學史

  該部分主要考慮患者是否有在流行區的居住、工作、旅游或狩獵史,或與犬、牛、羊等家養動物或狐、狼等野生動物及其皮毛的接觸史;在非流行區有從事來自流行區的家畜運輸、宰殺、畜產品及皮毛加工等暴露史。

  2.臨床表現

  患者主要的臨床表現為棘球蚴的囊占位所致的壓迫、刺激、囊破裂引起的一系列癥狀,囊性包蟲病可發病全身多個器官,以肝、肺為常見;泡型包蟲病原發病灶幾乎都位于肝臟。

  3.影像學檢查

  主要為通過B超掃描、X線檢查、計算機斷層掃描或磁共振檢查發現占位性病變。

  4.實驗室檢查

  通過酶聯免疫吸附試驗、間接紅細胞吸附試驗、PVC膜快速ELISA、免疫印跡技術等方法對包蟲病相關的特異性抗體、循環抗原、免疫復合物進行檢測。

  5.病原學檢查

  在手術活檢材料、切除的病灶或排出物中發現棘球蚴的囊壁、子囊、原頭節或頭鉤。此為包蟲病的確診方法。

  三、相關檢測產品介紹

  對來源于患者或疑似患者人體樣本中的包蟲病感染相關生物標志物進行檢測是輔助診斷包蟲病的重要手段。相關生物標志物包括特異性抗體、循環抗原、免疫復合物、病原體核酸等。我國已批準四個包蟲病抗體檢測試劑,產品信息見表1,已批準產品均采用免疫學方法對樣本中的病原體抗體進行檢測,免疫學檢測有其自身的局限性,一方面,由于細粒棘球蚴和多房棘球蚴兩種病原體自身抗原存在交叉的特點,導致應用抗體檢測來區分囊型/泡型效果欠佳;另一方面,抗體檢測無法區分現癥感染與既往感染。隨著檢測技術的進步,病原體核酸及其游離DNA(cfDNA)檢測為感染的輔助診斷提供新的思路。目前,國際上尚無包蟲病核酸檢測相關的產品,我國已有細粒棘球蚴和多房棘球蚴核酸檢測試劑盒(PCR-熒光探針法)產品獲批進入國家藥監局創新醫療器械特別審查程序,該產品臨床應用的安全有效性仍然在驗證過程中。

   表1 我國已批準的包蟲病檢測試劑

包蟲病臨床診斷、檢測試劑及病原體相關游離DNA(cfDNA)簡介

  四、病原體相關游離DNA(cfDNA)簡介

  近年來,隨著對寄生蟲血漿游離DNA(cfDNA)的研究,cfDNA在寄生蟲病的檢測中得到了快速發展,目前已有應用cfDNA檢測對瘧原蟲、弓形蟲、利士曼原蟲、錐蟲、血吸蟲等寄生蟲感染進行輔助診斷的報道。針對寄生蟲感染后cfDNA的來源,可能是蟲體或蟲卵的細胞或碎片在增生、成熟、脫落、腐爛、崩解等過程中主動分泌或被動釋放出內部的DNA進入宿主體液循環系統產生;也有研究表明絳蟲主動分泌的外泌體是寄生蟲感染后患者體內出現蟲源DNA的重要原因。基于上述研究,檢測樣本中細粒棘球蚴和多房棘球蚴兩種病原體游離DNA為該疾病的輔助診斷提供了理論基礎。

  五、檢測游離DNA的考量

  寄生蟲源cfDNA的檢測在臨床應用中存在一定優勢,一方面,可根據特異性的基因序列對兩種不同種類的病原體進行分型,從而達到對疾病進行分型的目的;另一方面,患者樣本中存在寄生蟲DNA在一定程度上可提示患者可能感染相關病原體。然而,作為一個新的標志物,能夠應用于臨床,在現有的理論基礎上,還應進一步研究。一是,應進一步明確患者不同疾病進展階段血漿游離DNA濃度的變化,并以此為基礎,確定該標志的臨床預期用途(如:疾病早篩、輔助診斷、鑒別診斷及治療監測等);二是,應依據標志物擬定的預期用途,進一步對該標志物進行臨床驗證,臨床研究應考慮入組人群、對照方法等,如該標志用于疾病的鑒別診斷,則入組人群應為包蟲病疑似人群,其中不同大小占位性病變病例、不同病灶退變(CE4、CE5)病例、不同基因型病例等均應入組,此外還應考慮非包蟲病病例的干擾。用于疾病鑒別診斷用途的臨床研究其對照方法應為疾病確診的標準即病原學檢查。

  六、總結

  我國包蟲病防控形勢嚴峻,包蟲病流行區多為相對偏遠、落后的地區,目前包蟲病的診斷很大程度上依賴于影像學和病原學,這不僅對臨床醫生專業技術水平要求較高,還存在一定程度的誤診、漏診的風險。血漿游離cfDNA檢測操作較為簡便,結果易于解讀,如能按預期應用于臨床,將對包蟲病的診斷起到積極作用。參考文獻:[1] 中國醫師協會外科醫師分會包蟲病外科專業委員會.肝兩型包蟲病診斷與治療專家共識(2015版) [J] . 中華消化外科雜志,2015,14( 4 ): 253–264.[2] 中華人民共和國衛生行業標準. 包蟲病診斷標準(WS 257–2006).[3] 何順偉,李曉燕,趙瑞雪等,體液游離寄生蟲DNA在寄生蟲病診斷中的研究進展.中國人獸共患病學報.2017,33(2):163–169.徐超 傅繼歡 供稿

分享到:

來源:中國器審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直播 全球股票指数代码 太原股票配资 苏宁云商股票 北京赛车pk10 河北十一选五 股票行情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q 股票开户 广西快乐双彩 山东十一选五 北京赛车 20选5 银行基金配资业务 股票分析师为什么不自己炒股 快乐赛车 南粤36选7 配资平台哪个好